猪软骨

没时间解释了快上车!

[归秋]小甜饼不需要名字啦

复健期


高一学弟x高二学(生会)长

全真高中

ooc


[1]


秋水学长的眼睛,是有魔力的。


归一清点着校运动会要用的班牌,这样想着。


[2]

像归一这种刚加入学生会的新人,一般是只用参加部门内会议的,今天早些的时候部长突然发来简讯,说自己和副部长临时有重要活动,拜托自己帮忙参加每周的部门例会,还有一些需要传达的信息也一并发了过来,归一回了个好。等他到学生会的时候,大部分人已经到了,他有些拘谨地喊了声报告,引得众人都向他看。

“同学,你找谁啊?”

归一忙回答道:“我是代替学长来开会的,纪检部。”

“嗯,他跟我说了,你去那边的空位坐下吧,例会马上开始了。”

归一闻言走了过去,坐下后打开笔记本准备做会议记录。

“……就从纪检部开始吧,上周的情况怎么样。”

点名点得归一措手不及,他腾地一下站起来,看向叫他的那个人,只见对方也看过来,一双眼睛清又亮,透着和善的笑意,最为不同的是他的瞳仁是蓝色的,那种蓝…说不上来……是宝蓝?还是钴蓝?……归一愣神的时候,不知道谁手上的笔掉了,他这才回神,拿起本子开始念:“上周纪检部对校内着装规范进行了重点检查……”他一边说,一边分神用余光看向学生会长,后者低着头在本子上写着什么,他便又收回目光。

再看秋水这边,他把归一的汇报挑重点记了下来,把亟待解决的问题圈了圈,等人声音停了,抬起头笑着说:“好的,辛苦你了。”

归一坐下后,其他部门也依次开始汇报,他努力把注意力放在会议记录上,但他还是时不时想起秋水学长漂亮的眸子:钴蓝…应该是钴蓝色…嗯……归一想到这里,抬起头又去瞧,而秋水本来看向别处的视线也突然转向归一。四目相对,归一感到一阵被抓包的尴尬,秋水却露出个笑来,眉眼弯弯的,搞得归一更加不知所措只好低头抓起笔来做记录。而秋水觉得这小孩太好玩了,在写满计划安排的纸页上找了个空,写上了“归一”两个字。

等熬到散会,归一起身就走,秋水本想叫住他,无奈有其他人围上来和他商量接下来运动会的事,只好先让人走了。

归一把做的记录整理好发给了部长,又不自觉地回忆起了今天发生的事,除了觉得自己糗得不行,能想起来的就是秋水学长的眼睛。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近地看到学生会长,以往都是在学校的新闻上,或是讲堂典礼上见到过,虽说秋水学长在学校里很是出名,他也没有起过去“一探究竟”的念头,直到今天见到了,才觉得真的是名副其实。亲切而不失威严,有领导力也能够协调各部门的工作,而且人也好看,尤其是眼睛,不是清冽,也不那么元气,却能令人感到平静与安定,睫毛也长,扑闪扑闪的……嗯…又走神了……

下午的时候领到了整理杂物的工作,运动会在即,人手有些不够用了。归一被派去清点一些需要用到的道具、器械,可他现在正在仓库站定发呆想秋水。


……数到哪里了来着?归一无奈地拿笔在统计表上戳了戳,叹了口气。看看时间,也不早了,收起文件夹准备回家。途中他绕道去了趟图书馆,有一本想看的诗集一直都是借出的状态,刚刚才发现已经还了回来,他等不及就一路边走边看。

“归一同学!”有人在喊他的名字,归一驻足环顾,看到迎面走来的秋水。

“学长好。”归一莫名就紧张起来,腰板挺得笔直。

“嗯,才回家吗?”

“是。”

秋水被他一板一眼的模样逗乐了:“别紧张,我这么可怕吗?”

“不是!就…没有,不可怕…”归一忙抬头,看见秋水笑着看着自己,眼里波光粼粼的,又是一阵不知所措。

夕阳西下,人影成双,可不是一见钟情的好时机嘛。

“我们下周六有个聚会,就在运动会之后,学生会内的,你有空的话就来吧。”

归一刚想开口说我那天跟人有约了又生生憋了回去说了声好,心里把那天的安排打了个大大的叉,又用粉色荧光笔写上了秋水两个字。棒极了!归一在心里欢呼。

秋水点点头:“那具体的时间地点我再发给你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微微颔首就从归一身边走过了。

归一在原地怔愣了一下,手上还捧着刚才的书,他想起古人说的桃花眼,是不是就是这样呢?还是是说秋水学长的眼睛真的有什么魔力,能让人心神不定……他摇摇头暗笑自己脑洞清奇,视线又回到了书上。

记得刚才看到……这里——


[3]

“我的心是旷野的鸟,在你的眼里找到了天空。”*



————————————————————

*注:出自泰戈尔《园丁集》



想写青涩的归一学弟被秋水圈粉而不自知的迷弟心情

最后一句是撑场面用的体现情窦初开的小男生看什么都能想到喜欢的人的恋爱心情(不是


之前的外链突然出问题了……我想办法修修车……( ;´Д`)

【酒茨】酒吞觉得茨木这么傻这么可爱自己真是捡到宝了(下)

对不起大家忘了自己和国内有时差


之后给大家补偿(土下座


正在码一个警匪黑道paro但是怕会坑


等我想好了再放出来


后半截车厢祝大家食用愉快


链接在这里


欢迎建议留言


接下来期中各种ddl更新速度可能没那么快了,求大家谅解(土下座



【酒茨】酒吞觉得茨木这么傻这么可爱自己真是捡到宝了(上)

说好的车 

注意秩序打卡上车

我们的目标是!操翻那个茨木小天使!


一个没注意前戏写太长只能分段了

后半截同样这周内发出来

有点OOC有点甜

地址在这里

欢迎留言建议

那个叫安倍晴明的阴阳师每天都在秀恩爱好想举起火把怎么办在线等急(二)

举报系列二

只是想搞搞笑


OOC到爆炸


晴明完全被我写崩了(顶锅盖


茨木有点软软的乖乖的

鬼王大人很生气

车还没造出来大家不要打我((顶锅跑

我这周绝对开出晴博或酒茨至少一辆车


————————————————————————————————

举报人:酒吞童子

妈的,最近真是气死我了,听说可以举报我就来了。

先不说那个阴阳师,说说我们家茨木。对我们家茨木,我的,有问题吗。
最近茨木经常去那个阴阳师那里的样子,本来可能只是一两个时辰,最近都可以一直呆到日落,而且就算回来也不像以前看到我会嗷嗷扑上来,而是有些为难地避开说一句“抱歉吾友现在不方便……”
???
你敢拒绝我?
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和我说话,就算你是茨木,也……算了,谁让他看起来有些憔悴的样子。
……等等,为什么他去一趟安倍晴明的家会变得憔悴而且拒绝我的亲热?
细思恐极。

我决定去一趟安倍的家,和茨木一起。这不能说明我不相信他,但是我家孩子实在脑子有点傻,万一被骗去做什么就不好了。
我说的是万一被骗去搬砖你们在想什么?
茨木听到我要和他一起去表情变得有些为难,不过他最终还是答应了。我越发觉得古怪了。

到了第二天我们来到了他在京都的庭院,门口有只白乎乎的东西迎上来把我们带了进去,我心想,这看门狗还挺不错啊。然后我看到了那个阴阳师,旁边儿那个应该就是他相好源博雅了,但是和我上次见到的不同,这天的源博雅不再是那个坦荡的汉子,而是恨不得把自己裹成粽子的样子,头发也披散着,面容看起来有些憔悴。
……等等,面容憔悴……
我有些害怕自己的脑补,抬眼看了下安倍晴明,后者抬眼给了我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不等我问对方就开口了:“茨木今天又来啦,还带了贵客来,真是好久不见啊酒吞童子。”谁他妈跟你好久不见我一点都不想跟你见好吗。
等等,谁准你叫我家小孩儿茨木的?
我正盘算怎么把他的话怼回去茨木就把话接了:“晴明大人,源博雅大人。”
那个阴阳师点点头,抬手玩着源博雅的头发:“茨木,你今天来,是……”
“啊啊啊,没什么没什么,就……来找源博雅大人……聊……聊……”我感觉到身旁的茨木有些慌张,他以前都没有这么语无伦次过。
“疗伤是吧,”阴阳师挑了个笑看过来,对我说,“这两天博雅有些不适,似乎是被妖力所伤,茨木知道了就来帮忙了,这才连着来了几天。”
“嗯嗯是。”茨木忙不迭点头,转过头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我,里面的真诚就要化成实体打在我脸上。
我只想说,这他妈也太假了吧,这一看就是现编的好吗,我好歹是个鬼王啊你以为和上一篇的鬼使白那么好骗?
可笑。
但我现在硬逼是问不出什么的,他们一看就是一伙的,而且那个阴阳师不好对付,只能等他们露出马脚了。
“既然如此,我也来帮忙好了。”
“吾友……”
“多谢酒吞童子好意,只是……只是这疗伤怕是有肌肤之亲,博雅他身为贵族,不便被太多人看到。”说着安倍摸了一把源博雅的脖子,引得那个人红了脸抖了下。
瞎编也给我靠谱点儿行吗?
怎么疗伤还得有肌肤之亲啊?
不便被人看让茨木看就可以啊?
茨木你给我解释下啊红着脸不说话什么意思啊?
而且我为什么平白无故被喂了一口狗粮啊?
妈的。
“好了博雅,茨木都来了,快带人进屋吧。”我正要开口制止,阴阳师又加了一句,“贵客临门,主人不好好招待一下怎么行,家里存了些上好的美酒,还请酒吞童子赏脸。”
“茨木,你……”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是茨木已经走到源博雅身旁跟着进了屋。我的目光一直跟着他,也就看到了安倍晴明在源博雅屁股上摸了一把。
……日。

憋着一肚子气我和阴阳师去了别院,他拿出一坛酒但我现在没什么心情品,咕咚咕咚往下灌。安倍晴明抿了一口,放下杯子对我说:“鬼王大人,别来无恙啊。”
我抬头看他,分明从他的目光中读出了另一层意思:怎么,还没吃到啊?
妈的,一下就被戳到痛处。

对,我现在还没有成功上了茨木,虽然每天我都能摸摸舔舔亲热亲热,但是我一次都没能成功吃完。不是我不行,我怎么可能不行,但是每次我给他扑倒准备动手茨木都支支吾吾求我,有些抗拒的样子弄得我也不好蛮上,最后基本就靠在一起撸出来就算了。

读出安倍晴明眼神中的幸灾乐祸,我怎么可能轻易认输。
“我好得很,倒是阴阳师你可要注意身体啊。”我丢给他一个眼神:怎么,纵欲过度啊?
“不劳鬼王大人费心。”我身体好得很,但我要提醒你,憋久了可是会出事的。
“这酒不错。”你以为我鬼王的名声是白捡的?我这是放长线,再说了,我们俩日子长了去了,不像你们。
“是啊,听说是皇室的御酒,亏了博雅才能拿到。”呵呵,一百年太久,只争朝夕,你就不担心茨木跟别人跑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气死我了,区区一个人类敢这么挑衅本王。
“没什么意思,只是希望鬼王大人你能抓住时机呵。”阴阳师又抿了一口酒。
“茨木到底在你这里干什么?”我直接问出口。
安倍晴明晃晃脑袋:“你很快就知道了。”

喝了一通酒简直都浇在我心头火上了,气得我放下杯子就往外走。
”酒吞童子,我劝你还是别去打扰茨木,也别逼问他,时候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
什么屁话,我冷哼一声留给他一个背影。

我没在阴阳师的府邸多做停留,去了一趟京都城,打了些酒又买了些糕点——我当然不爱吃这种小玩意儿,茨木喜欢,在安倍晴明那里吃过一次以后就常常自己下山买。

我回去的时候茨木已经出来了,对着那个阴阳师还有他相好说着什么,我看着心里莫名就烦躁,张口就叫住了他:“喂,茨木,回去了。”他当然听话,闻声就走了过来,看到我手里的糕点有些惊奇道:“吾友,这是给我买的吗?”
“哼,买酒的时候顺手买的。”我把油纸包丢到他手里。
“啊,吾友,不愧是这世上最强的男人!”他看着我的眼睛亮闪闪的,像是被摸顺毛的大型犬。
他说的这都哪跟哪,我摆摆手催促他回去了。这时安倍晴明和源博雅走过来,好吧,是安倍晴明半搂着源博雅走过来,手在人腰上摸来摸去,而后者露出有些难为情的样子。
真他妈辣眼。
这还不算完,安倍看上去是要送我们出门的样子,结果临走还是被他摆了一道。

“今日与酒吞童子真是相谈甚欢,可是眼下我和博雅还有要紧事,就不多留了,若不尽兴我们改日再约。”说着在源博雅屁股上捏了一把,惊得人像是炸了毛的猫一样跳起来,怒目圆瞪和对方拉开距离。
去他奶奶的要紧事。
“别听他瞎说,茨木童子,你要是还有不懂的就来问我,我……尽量给你解答。”源博雅说胡声音越来越小,头也越来越低。
安倍也在旁边附和:“是啊茨木。”说着还露出个微妙的笑容。
我真是越来越气了,看着茨木有些涨红的脸恨不得现在就把他扒了压在身下操,操得他再也不敢看别人,和别人这么亲近。当然我还没那么鬼畜,我只是拉起茨木的手头也不回地就带着人走了,今天这一趟给我气得够呛,茨木你可要承担得起后果。

ps:他在洗澡,所以我先过来发个投诉消消气,我怕没等他洗完我就冲回去把那个阴阳师突突死。什么?你问我为什么不直接提枪上?我本来是这么想的,但是茨木他死活非要洗澡,我也不懂他犟个什么劲儿,不过他一露出那种表情我就忍不住想答应他。谁心软了?你他妈把话说清楚谁心软了?想我堂堂鬼王怎么可能被别人左右!笑话!好了他洗完了就写到这了,今晚不管怎么说我都要jhk%¥iohfj,ajk1u09-o&*(d0pivqipdoj》?klcn



————————————————————————

另一边,阴阳师的府邸又发生了什么事呢?

安倍晴明一把将源博雅按在身下,剥去身上层层衣物,勾起一个笑说:“来,博雅,为夫帮你疗伤啊……“


TBC

那个叫安倍晴明的阴阳师每天都在秀恩爱好想举起火把怎么办在线等急(一)

阴阳师手游背景

晴博,黑白,酒茨都有

OOC得不能再OOC

只是想搞搞笑开开车


——————————————————————



举报人:鬼使黑

本来没想举报的,毕竟我和当事人关系还算不错,他也经常帮我们忙,我在心里其实还是很感谢他的。

但是实在是太闪了好吗,尤其对于我来说,自家弟弟不开窍每天工作工作工作,我想吃个豆腐都腾不出手。

本来我觉得忍一忍就过去了反正也不是每天都会被撒狗粮,然而……科科,在吃到弟弟之前我大概不想再看到他(们)。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我和弟弟跑任务,遇到了一个执念很深的魂,我们怎么勾都勾不走,而且那个魂的神情不大对,根本听不进去我们的话,总觉得和之前外溢的阴气有关,所以我们就去找了安倍晴明。
并不是因为我们工作能力低下哦,而是因为晴明是主角总要给他多点机会出场。
再说了我们要是解决了你们还过什么剧情科科。

就这样我们来到了那个阴阳师的庭院,在门口的时候看到了那个狐狸小白,他看到我们一起出现就知道这次又有事件了,直接要把我们往屋里带,就因为这个我越来越觉得他是只看门狗。我摆摆手说不用了路我们认识,都不知道来过多少遍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就听到里面有隐隐约约的人声,我暗道不妙,正想让弟弟先回避一下,结果转个身就遇到爱啊不是就看到了弟弟。
“怎么了吗?不进去吗?”
我用了半秒的时间思考,然后沉下脸来对他说:“白,其实有件事我没有和你说,你还记得上次在京都城郊的一战吗,源博雅大人与大妖搏斗的时候替你受了一刀,你当时因为消耗过大意识昏沉并没有注意到,事后源博雅大人告诉我要向你保密,说是知道你的脾气怕你自责,可是那刀口见肉,到现在都没好,晴明大人正在为他疗伤,现在实在是不便入内。”
弟弟听了脸色大变,不住地望向门内想要一探究竟。
这时里面的动静更大了。
“嗯……晴明别…别再顶……啊啊受不了……”
“不会的嗯博雅…再忍忍……马上就……”
“啊啊……嗯……”

……诶呦卧槽!
我正担心弟弟起疑,没想到他却低下了头,嘴里小声说道:“都怪我力量不够拖累了源博雅大人,一定是受了很重的伤吧,连上药都这么痛。”

……厉害了我的弟。
“……那你一定不能让源博雅大人知道,我把这件事告诉了你,明白吗?”搞笑啊要是说出去了我有十张嘴都圆不回来。
弟弟懂事地点点头:“嗯,不会说的。”
我感觉自己头上汗都要下来了:“嗯,那我们先去一旁等着吧,估计过一会儿就好。”嗯,听这动静过一会儿就生命的大一统了。

于是我和弟弟就去找八百比丘尼大人喝茶。

喝到第二壶的时候晴明大人出来了,嘴角带笑看起来神清气爽的样子,后面跟着的源博雅大人……我没敢细看,嗯。

“这不是鬼使兄弟吗,又有什么棘手的事情发生了吗?”

弟弟立马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身恭敬地行了一个礼,开始解释来龙去脉。

晴明大人听完立即决定动身前往,源博雅大人也吵着要去,我从晴明大人的眼里看到了一丝关切。
……
我转头不去看这对男男结果看到我弟望向源博雅大人的眼里带了一丝关切。
…………
然后我们四个人就愉快地出发了,科科。

我们每次都是一人走在前面一人走在队尾,前面的领路队尾的断后,而这一路我都让弟弟走在前面,为什么?这还用问!走在他们俩后面的人要是没有个强悍的心理承受能力都没法正常呼吸!拉拉手搂搂腰吃吃豆腐这种事从后面看不能太清楚好吗!好歹是工作时间不要调情行吗!我知道我们来得不是时候晴明大人您还没吃饱但是体会一下你们身后的单身狗的感受可以吗!

吃狗粮都在贵宾席我觉得我的生涯一片惨淡,而我亲爱的弟弟还在尽职尽责地领路,一个眼神都不给我。

终于走到了地方,晴明大人换上一张正经脸严肃地分析起案情。

这一段没什么爆点我就不说了,并不是因为作者编不出来了

等我们处理完天都黑了,源博雅大人的领子好像是因为打斗过于激烈被扯开了一大块,露出红红紫紫的一块块印子。

晴明大人看到了把源博雅大人拉到了后面的小树林啊不是小草丛里。

我感觉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些不利于弟弟观看的事情打算也把人带到一边,一转头看见弟弟望着源博雅大人的目光里带着一丝关切。
……
“源博雅大人好像是真的受了很重的伤……”
哦豆豆呦!什么伤能伤到那里去!
我开口:“是啊,白,刚刚战斗激烈源博雅大人的伤又复发了,晴明大人需要时间给他调理,你先把孤魂带回去好吗?”

弟弟连忙应好,掐个诀就把那个惹麻烦的魂带走了。

“嗯晴明别咬……回去再……”
“马上……”

诶呦卧槽!!!

虽然我现在很想开溜但是礼节还是不能丢,我等两个人腻歪完了想着赶紧把人带回府就完事儿了。

结果!我亲爱的哦豆豆!为这篇举报帖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我们回去的时候弟弟正等在庭院内,怀里还揣了个什么,看见源博雅大人忙跑过去,用透露出关心关切关爱的眼神望着他说:“源博雅大人,这盒脂膏你拿去用吧!”

我定睛一看是我们家用的草药脂膏,治外伤的,效果不错,涂在伤口上没一会儿就化了,清清凉凉的。

结果源博雅大人一打开盒子脸就红了,一直红到耳朵根儿,晴明大人也露出一个微妙的笑容。

我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了,科科。

这时晴明大人问到:“这种药膏是你们自己用的?”

弟弟点点头,然后给了我会心一击:“是啊,我和黑经常用的。”

两位大人看向我,同时露出了一个了然的笑。

我决定在吃到弟弟之前不想再看到他们了,科科。

最后,既然是举报帖我就再说一句,竟然有人嫌弃我半蹲的姿势猥琐,这是在锻炼腰力腿力好吗!不然我弟怎么会幸福!
科科。



番外

举报人:八百比丘尼

我是八百比丘尼,现在暂住在阴阳师安倍晴明的家里。
安倍晴明和源博雅是一对儿。
别问我为什么说得这么言简意赅,我现在被他们两个闪得不想说话。
那天鬼使兄弟来了,坐在我旁边找我喝茶。那个弟弟就真是在喝茶的样子,而哥哥则是一脸憋屈,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的样子。
聪慧如我,马上就明白了他是因为撞到了晴明大人和源博雅大人的虐狗现场想要吐槽却因为自家弟弟在场说不出口。

老实说我并不反感男子相恋这种事,日子活的久了什么事没见过,但是有事没事出来秀就不好了。
好气哦可是还要保持围笑。

所以我略施法术,让晴明大人能好好休息一下……

当天晚上阴阳师做了个梦:

(晴明视角)
我站在湖边,源博雅从远处向我跑来,跑到我面前的时候却没有停,而是腿一蹬跳进了湖里,嘴上还喊着:“诶呀脚滑了!”

被水花溅了一脸的我内心波澜壮阔有如一百个达摩同时爆炸,但面上我只是皱了皱眉。

开玩笑我可是安倍晴明什么大场面没见过,而且我早就知道了这是在梦里,是谁搞的鬼我大概也能想到。

就在我苦恼怎么打捞梦里的博雅的时候,湖中央突然出现一道水柱,等水全部落下我看到了惠比寿的身影。

我又被溅了一脸。
……

惠比寿踩在金鱼头上,微笑着看向我开口到:“好孩子,你掉的是这个金博雅,还是这个银博雅,还是这个普普通通凡胎肉体的源博雅呢?”

这么老的套路也拿出来玩???

我清了清嗓子:“我掉的是那个平凡可爱的源博雅。”

惠比寿点点头:“你是个诚实的好孩子。”说罢转过身开始掏金鱼尾巴。

……好吧也可能是在掏异次元空间袋之类的但是从我这个方向看过去就是在掏金鱼尾巴啊。

等等我只想要源博雅啊金博雅银博雅是什么啊!

没想到惠比寿这时又转回来看向我:“好孩子,还有几个问题需要你来回答,你掉的是这个穿着女仆装的源博雅,还是这个穿着护士服的源博雅,还是这个穿着普通的源博雅?”

这是一道送命题。

不等我回答,惠比寿又开口:“我这里还有长着猫耳的猫博雅,戴着项圈的犬博雅,尾巴短短的兔博雅,你掉的是哪个?”

我的心脏有点不大好,因为我想象出了以上所有情境下的博雅躺在床上的样子。

我定了定神:“我掉的是那个穿着普通的源博雅。”

开玩笑我是谁什么大场面没见过,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把博雅拿回来,剩下的以后再玩

惠比寿欣慰地点点头,手里的板子一挥凭空就出现了一个湿漉漉的源博雅。

……等等原来你是魔法系的吗!

不等我反应惠比寿就一挥 魔棒法杖 板子,博雅直直地就冲着我飞来。

……这果然是道送命题!

不过我并不担心,梦里死掉的话人就会醒来,虽然被天上掉下个源妹妹砸死非常奇怪就是了。

TBC——————————————————

脑洞来了就直接打出来了比较仓促……

欢迎捉虫和建议!

下次写酒茨嘿嘿嘿

晴博的车也会有的(握拳

关于源博雅的修罗场(和一辆破车)

阴阳师手游背景

晴博前提下的大天狗x源博雅

NTR预警

雷雷雷OOC

全是私设和bug

只是想给大家安利大天狗x源博雅

自娱自乐一辆破车

友情提示:晴博tag仅限lo上部分,外链是大天狗X源博雅的车!

最后:我爱博雅小天使!!!我是亲妈!!!


————————————————


源博雅没有想到他和大天狗再见面会是这样对立的情景,更没有想到一向崇尚正义的旧友会为了寻求力量投奔黑晴明。

大天狗看到源博雅脸上表情没有一丝变化,反倒是看到晴明的时候露出了嫌恶的神色。
源博雅不知道为什么大天狗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他有太多的话想问,当是为什么突然离开,离开后去了哪里,经历了什么,但他却一句都问不出口。大天狗也没有要叙旧的意思,话语里的火药味越来越浓。
“不过我可是很强的!比你想象的还要强!”

源博雅听到这话怒极反笑,他不懂为什么大天狗会这般迷失自我,就像……就像个……
“你这,大蠢货啊!”
像个蠢货一般。

争斗是无法避免的,源博雅握紧手里的弓箭,右手拉满弦,却被晴明拦了下来。那个做什么都游刃有余的阴阳师此时露出了些许担忧的神色,微凉的掌心抚上贵族少年的手臂:“博雅,到后面去。”
“别管我晴明!我今天就……”
“博雅!”安倍晴明的语气冷下几分,手上的力道也加重。晴明不知道源博雅和大天狗以前有怎样的交情,但是现在的青年并不适合冲到前方作战,年轻气盛的源博雅还没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或许他内心的怒气可以推动他突破自己的极限,但是他也有可能为之分心,失去判断,甚至受别人摆布,这都是晴明不想看到的,他没有办法眼睁睁看着源博雅承受风险。
源博雅握着弓的手紧了紧,还是放下了,然后垂首走到神乐和八百比丘尼的身边:“我保护她们。”
晴明不再多言,转身准备迎击,这是身后传来源博雅的声音:“那个家伙变强了,虽然说他以前就很强,但是现在……晴明,你多小心。”白发阴阳师脚步稍作停顿,背着身点了点头。

大天狗的确如同源博雅所说,极其强大,而且身上带有不详的气息,丝毫找不到曾经正义化身的影子。晴明放下一个护罩让萤草有机会给式神们回复力量,抬眼再看大天狗对方已经准备放出下一招。太快了,晴明心想,而且招招相扣毫无破绽,完全不给人喘息的时间,现在还能堪堪打个平手,要是再拖下去……
就在阴阳师思考对策的时候,后方的源博雅看不下去了,他上前两步,拉弓搭箭,眼睛微眯起看向大天狗,瞄准了他胸口的正中央——那是他的罩门。就在他松手的一瞬间,源博雅感受到大天狗向自己投来的视线,他不能确定,却有隐约的感觉,他想起以前每一次接收到的大天狗的目光——平静冷冽,像是一片湖,却也像湖泊般深不见底,让人看不透彻。因为这个似有似无的眼神,源博雅失误了,但他还是射中了大天狗的左肩,也打乱了他的节奏,给晴明创造了机会。
就在双方胶着不下的时候,黑晴明出现了,他撕裂空间创造出缝隙,有一个闪现来到大天狗身后。
“真没用啊,大天狗。”
“……抱歉我”
源博雅这时也走到晴明身边,看到了大天狗左肩头染红的一片,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不是这样的,他认识的大天狗不是这样的,那个骄傲冷傲的人怎么能容许自尊被这般践踏。
他不可置信地看向大天狗,恰好对方也看过来。一瞬间,四目相交,源博雅发现自己更加看不清那双湖泊般的眼睛了,那大天狗呢,他能看到什么,他能体会到我的心情吗。
源博雅不知道,因为下一秒,他们就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
后来跳跳妹妹找到了自己的二哥,一行人又去寻找跳跳家的大哥,整个过程源博雅的心不在焉,晴明心里担心却也没说什么,直到回到庭院才把源博雅叫到屋里。
“今日一战双方均有损益,大天狗身为对方大将,又是力量强大的妖怪,我们能与之打成平手已是不易,但若是反观而言,大天狗凭一人之力能抵得住我所排遣式神三人,也暴露出我们能力的不足,若是下次……”
“那是因为你不带我。”源博雅小声嘀咕。
晴明听了这话笑起来:“是,今天也多亏了你,让大天狗能露出破绽,怎么,还要我给你奖励吗?”
源博雅看着对面的晴明眼睛都眯起来,只觉得后背一凉,连忙摆手:“算……算了,因为这点小事就邀起功来拿你未免把我想的太弱了吧。”
“哦,是吗,但我可是想从博雅这里讨点什么……”晴明说着走到源博雅面前,抬手抚上青年的脸,拇指在眼角摩挲。温热的气息拂过脸颊,源博雅没志气地红了脸。
“博雅,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的眼睛会暴露你的心情。”晴明注视着澄澈的红色瞳仁,那里映出了自己的影子,和源博雅的心。惊异,不解,愤怒,担忧,这一切都从这双眼睛里流露出来。
晴明的话语勾起了源博雅的回忆,确实有人这么说过,一次两次,他记不清了,只是每一次源博雅听到这样的话,再去回望那人的眸子,却怎么都看不真切,就像浑浊的湖底。
而现在,源博雅看着晴明的眼睛,明亮的灿金色瞳仁却也变得晦暗起来。是因为屋里昏暗的灯火吗,黑发的青年想不明白。
“算了,今日消耗过大,有些累了,博雅也去歇息吧。不过走之前……”说着,阴阳师俯下身,
在源博雅的唇上落下一吻,“好了,这样就行了。”
后者一瞬间红了脸,不自然地咳了两声,起身就走。走到门口时背后传来了晴明的声音。
“博雅,有些事你不想说我就不会问,等你整理好了,我一直就在这里。”
源博雅听到这话开门的动作顿了下,嗯了一声算作回答,就走出了晴明的视野。
阴阳师坐在昏暗的房间里,灯火照不清他的面容。他今天是真的累了,极大的精神消耗让他几乎要昏睡过去,而博雅的事情又让他放不下,意识浮沉间他隐约感受到一丝不安,却无论如何也抓不住。
是为什么呢?



——————————————

接下来开车

含有QJ剧情

雷雷雷慎入

真的慎入

慎入

这样还要看的走http://www.jianshu.com/p/fcdbc53b7d98


大天狗被我写渣了

因为我在他那里卡了好几天……

有没有萌大天狗X源博雅的太太啊(叹气

#冒泡#大复活术

大半年没上lo∠( ᐛ 」∠)_
本来以为写的文都不会有人看了!毕竟好多都是冷门来的结果一登陆发现收到了好多❤️
感动!!!!!!!
但是最近没有什么写文动力了∠( ᐛ 」∠)_



嗯∠( ᐛ 」∠)_

【そらまふ】只是个段子嗯

想吃糖了于是自己产了点儿糖,结果根本没有毅力打完,先发过来记录一下脑洞

太久没写东西现在在复建阶段根本没有文力,而且最近忙且压力大嗯

まふまふ要过生日了我好方

そらる是灰狼まふまふ是白兔子的设定,为了甜而甜满足一下我这个快烦秃了的人

毫无科学依据,只是一碗傻白甜

ok的话

——————————————————

小兔子被夜晚骤降的气温冻得瑟瑟发抖,耳朵往后贴在身上,努力把自己缩得再小再小,可是就算这样小兔子也没能阻止体温一点点流失。まふまふ睡在そらる尾巴边上,灰狼本来就睡得就不沉,听着尾巴那儿时不时传来几声抽鼻子的声响,闭着的眼也微微睁开,视野里一切都被寒意冰住,只有雪白的一团在一抖一抖地动,そらる暗叫不好,这小家伙估计是要着凉了,把小兔子拉到自己的山洞里来却没照顾好,让他半夜还要挨冻,灰狼心里自责不已,连忙起身凑过去,用鼻子拱拱小白兔子的身体,看到对方睁开的的红眼睛,眼圈儿也都冻红了,灰狼心里一揪,伸出舌头舔着眼前兔子的皮毛,张开的嘴哈出白汽。
“そらるさん…?”小兔子身上被舔得湿漉漉的,同时属于灰狼的热度也传递过来,小兔子晃晃长耳朵。
そらる这边在心里思度了半天,担心心疼自责的情绪一个劲儿翻搅,最后挤出一句:“……降温了,到里面睡。”
“…诶?”不知是冻得时间久了,脑袋运转得也慢了起来,还是感受到そらる的关怀而不知所措了起来,小兔子呆在那里没有动作。そらる看到他这傻样子觉得好笑得不行,轻轻咬住小兔子颈后的皮毛把他叼起来,慢慢往更里面的地方走去。まふまふ后颈被咬着,一点都不疼,そらる应该是很小心的。小兔子后腿垂着,两只小前爪搭在白肚皮上,耳朵立着,正好就在灰狼视野里晃着。
等小兔子下了地,灰狼还是看着他。小家伙原地蹦了两下,抖抖长耳朵,抬起小爪子蹭蹭脸,眼睛都眯起来,那个小尾巴球就在身后一抖一抖的。等着收拾完了,まふまふ才转过身,凑到そらる面前。そらる两爪交叠,头枕在上面,半睁着眼。まふまふ挠挠灰狼的爪子,红眼睛扑闪扑闪的,望着そらる开口:“そらるさん……”
“嗯?”
“そらるさん,我…我能不能和你一起睡啊…冷…”说到这里,小兔子又推推狼爪子。
そらる看他这小模样没来由地心情好,抬起头拍拍两爪之间的地方:“过来吧。”
“诶…?!”まふまふ本来只想要睡得离そらる近一点,他觉得能抱住狼尾巴睡就已经很幸福了,没想到そらる直接给他一记直球,まふまふ觉得整只兔子都被粉红的爱心砸中了。
看着まふまふ又一张神游天外的脸,そらる干脆爪子一挥把小兔子揽过来,放在两爪间,低下头蹭蹭白白的兔毛,才心满意足地枕下去。灰狼的脸还是靠着自己的爪子支撑着的,根本压不到小兔子。まふまふ在灰狼给他创造的空里调了个身子,变成头朝外屁股朝里的样子,又抬起头用小小的三瓣嘴亲了亲灰狼的下巴。
“晚安,そらるさん。”



TBC
明明连开头都没( ;´Д`)

无聊杂谈

最近频繁的会看到关于OOC的一些话段子之类的啊,对于OOC我觉得还是可以理解啊毕竟原著和同人到底是两回事,同人作者对于故事人物投入的感情与原作者不同写出的感觉就会不一样,毕竟抛开文风文笔,之下的情感不是通过阅读原著就能完全参透的,而且同人作者之所以会去进行创作原因还是归于对于角色的喜爱,所以在我看来至少目前为止OOC都还不会成为我阅读的障碍,嗯。但是太过于偏离普遍认知下的人物性格就不好了,嗯。(而自己也在OOC的道路上越走越远(x